拍摄军用机场、用虚拟定位在军工单位布设“附近的人”……多地公布台湾间谍案

近期,国家安全机关组织开展“2018-雷霆”专项行动,先后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件,抓获一批台湾间谍及运用人员,及时切断台湾间谍情报机关针对祖国大陆布建的间谍情报网络,有力打击了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嚣张气焰,有效维护了国家安全利益。多地也披露了相关案例。

 

海南公布两起台湾间谍案:旅行社司机兼职拍摄三亚某军用机场

近日,海南省国家安全机关公布两起发生在百姓身边的台湾间谍案,打工男子周某、黄某在三亚为台湾间谍情报机关搜集情报被判刑,他们在网上寻找兼职时,却先后被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勾联策反,最终分别被法院判处11年和7年有期徒刑。

海南省国家安全机关提醒,现在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策反发展的目标由专业人士扩展到普通公民,间谍不仅仅只出现在影视剧中,也有可能发生在普通人身上,就“潜伏”在你我身边,国家安全机关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历来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广大人民群众切莫以身试法。

【案例1】

三亚一旅行社司机兼职为台谍搜集情报 中途想收手却抵不住金钱诱惑

在三亚一旅行社做旅游司机的黑龙江籍男子周某,生活开销较大,便想在网上找一份兼职。在网上看到找“在三亚开车的师傅”信息时,便与对方联系。这份兼职在不到一年时间为他带来近40万元的丰厚收入,也为他带来11年的牢狱之灾。

周某离异后,与母亲一起在三亚生活。有天晚上,周某在浏览QQ时,看到一位叫“调研”的网友在“三亚交友群”里发消息,询问有没有在三亚开车的师傅,周某便QQ私聊联系“调研”。“调研”告知周某,其是某房地产公司的负责人,公司购买了三亚某直升机基地附近的土地准备建酒店,但目前还没在三亚派驻人员,需要招聘一位兼职员工对地块周边地区进行调研,主要是观察直升机基地附近的土地有无大型货车倾倒渣土,并承诺每报告一次就给100元补助。

周某觉得这是个兼职的好机会。在收到第一笔1000元经费后,他按照“调研”的要求,每天观察某直升机基地有无大货车经过,后来用手机拍摄基地内直升机停靠照片,通过微信发给“调研”。不久“调研”以工作调动为由,介绍“海蚌”接手对周某的指导。此后,“海蚌”向周某提出更加明确的工作意图,要求他对三亚某军用机杨、码头开展搜情活动,并为他购买望远镜、手机、DV录像机、行车记录仪等器材。

几个月后,周某在网上看到一则“三亚拍摄军事目标人员被判有期徒刑”的新闻后非常害怕,便开始回避“海蚌”的工作要求。次月的一天,“海蚌”联系周某,承诺可以在周某不工作的情况下提前预支“报酬”,并很快向周某汇款6000元人民币。周某禁不住金钱的诱惑,又继续为“海蚌”从事搜情活动,直到被抓。

其实,“调研”“海蚌”实际上是台湾间谍人员的网名。周某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向台湾间谍情报机关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和情报60次,领取间谍经费近40万元人民币,构成刑事犯罪,近日被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没收全部犯罪所得。

【案例2】

三亚一酒店保安网上找兼职被台谍勾联 通过微信11个月内报送情报400余次

黄某是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初中文化程度,在三亚一酒店当保安,尽管这份工作比较稳定,但这份收入与他的期望及个人奋斗目标差距很大。

5月的一天,黄某微信收到“云海上端”通过“附近的人”功能发来的添加好友验证消息,当看到消息内容“有需要工作的人吗?”就心动了,立即通过“云海上端”添加好友的请求。

“云海上端”询问黄某基本情况后,称愿意为他提供一份在三亚码头看货轮、登记编号和数量的工作,每月工资4000元,还可提供住宿补贴。这份兼职报酬高,黄某心里美滋滋的,像捡了块宝似的。

多次联系后,“云海上端”自称“王芳瑜”,让黄某称其王姐。不久,“王姐”要求黄某到三亚榆亚路一小区去租房,因为该小区附近有一军港。黄某成功租到指定小区一套房时,还向房东承诺不在屋内或楼顶对军港拍照。但随后他按照王姐要求,在租住的房间用望远镜对军港进行观测,搜集港内军舰、潜艇停靠情况,整理后通过微信源源不断报给她。

但这名自称“王芳瑜”的王姐实际上是一名台湾间谍人员。黄某按照王姐要求,以每天上午、下午各一次的频率,前后向台湾间谍情报机关报送军事情报400余次,收取间谍经费近10万元人民币,构成刑事犯罪,被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没收全部犯罪所得。

据悉,周某、黄某在互联网上求职交友过程中,被台湾间谍情报机关拉拢策反,搜集我国家秘密和情报,走上了违法犯罪的不归路。这两起案件表明,一些本身不掌握国家秘密的普通公民也可能被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策反,成为替台湾间谍情报机关非法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和情报的“棋子”“工具”。

据分析,台湾间谍组织伪装成招聘单位,在网上勾联年轻网民时往往以高薪为名义,掩藏其不可告人的真实目的,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国家安全观念淡薄、法律意识不强的年轻网民,在金钱诱惑下极易被台湾间谍欺骗、蛊惑拉下水。

针对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的猖狂情报窃密活动,国家安全机关近期组织开展了代号为“2018-雷霆行动”的专项打击行动。海南省国家安全机关提醒,国家安全机关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历来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广大人民群众切莫以身试法,一旦上当受骗或者发现可疑情况,可及时拨打电话12339或者登录网站http://www.12339.gov.cn,向国家安全机关自首、举报。

 

陕西曝光4起台谍案:军工单位职工邂逅"美女"却遭套路

9月17日,《华商报》用两个整版报道了4起台湾间谍组织策反陕西地区公民的案件详情。

《华商报》报道提到,西安大学生赴台湾交流期间落入间谍设的圈套,提供情报接受调查;阎良军工单位职工想在网上找“美女”,却遇到台湾间谍,被套出多项涉密信息;90后咸阳小伙找工作被间谍利用,半年间多次到阎良帮间谍搜集情报;陕南某县公务员在金钱的诱惑下为间谍提供国家秘密,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现摘录两例。

【案例1】

赴台被策反,西安研究生与台湾间谍签下“承诺书”

一名成绩优异的研究生,在学校安排下赴台湾交流期间被台湾间谍策反,其本人因为给台湾间谍提供情报接受调查,同时也失去了不错的工作。

1987年出生的徐飞(化名)是陕西西安人,父母都是某军工单位的职工。2006年,徐飞考上西安某重点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又考上该大学材料物理化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他在大学期间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国家奖学金。

因在校表现突出,2012年9月,学校批准徐飞参加了该大学与台湾某大学的文化交流活动,为期4个月。2012年9月7日,徐飞乘机从西安出境抵达台湾。到台湾后,徐飞与大陆其他3名交换生同住一间宿舍,课余时间他们经常到台湾各地游玩。

2012年10月初,一次课外活动中,一名自称从大陆嫁到台湾的女子主动和他搭讪,徐飞没想到,这其实是一场精心安排的“邂逅”。

据徐飞回忆,当时该女子主动找他们攀谈,询问他们是否是大陆来的学生。女子自称是四川人,五六年前嫁到台湾,说她刚来台湾时很不适应,感觉很孤独,幸好她认识了一名从事两岸文化交流工作的记者。这位记者很照顾她,经常帮助她,并且对大陆文化非常感兴趣,经常要采访来自大陆的人,她希望能把这位记者介绍给他们做一次采访。交流中,该女子详细询问了徐飞学校、舍友等情况,并称约见记者时可以让其他3名舍友一起来。

徐飞表示,到达台湾后,他非常想与当地学生多接触,除了交些朋友也想具体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但经过接触,他发现当地学生对大陆来的学生很排斥,因此当他遇见“大陆老乡”时,感觉格外亲切。

办案人员表示,从徐飞遇见那名四川女子开始,他就已经逐渐落入台湾间谍的圈套,该女子其实是台湾间谍布置的外围人员,专门帮间谍机构寻找大陆来的学生,然后通过“大陆老乡”的关系亲近拉拢,而所谓的记者就是台湾间谍人员。

几天后,通过四川女子的牵线,徐飞与另外3名舍友一起见到了这名记者。

该男子30多岁,台湾人,名片上显示他叫翁哲毅,是海峡两岸文化促进会的研究员。翁哲毅称,他主要从事两岸文化交流方面的采访及撰稿工作,当时正在做赴台交换生在台湾生活的有关课题,希望徐飞4人能接受他的采访。徐飞和舍友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便答应了。

吃饭过程中,翁哲毅详细询问了徐飞及其舍友的个人、家庭情况、今后工作意向等问题。饭后,翁哲毅与徐飞4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并告知如果他们接受采访的话可以获得一定的报酬。从那以后,翁哲毅多次与徐飞4人见面吃饭、网上聊天,互相之间也越来越熟识。

2012年11月初,翁哲毅以采访需要为由获得徐飞4人的个人简历。据徐飞回忆,在与翁哲毅交流中,他多次询问自己的家庭情况以及父母工作的某军工单位的详细情况,主要包括工厂的位置、生产哪些军用品等问题,当时他并没太在意这些,都如实回答了。

2012年12月初,翁哲毅以了解大陆学术文化为由,向徐飞等4人索要一些论文。当时徐飞给对方提供了四五篇网上下载的关于泡沫水泥制备方面的论文,其他3人也都给翁哲毅发送了一些论文。第二天,翁哲毅给徐飞打电话称要看更多的论文,并从徐飞的电脑上拷走20多篇,这些论文大多都是从网上下载的。

之后,翁哲毅还提出希望徐飞4人回大陆后,能帮他购买一些关于政治方面的书刊,把书刊扫描成电子版发送给他就行。随后,翁哲毅要了徐飞等人的账号,称以后方便付买书的钱。

徐飞表示,翁哲毅和他接触期间非常体贴。他喜欢打篮球,对方就陪他打,但他明显感觉到对方平时不太打篮球。另外,他想品尝台湾小吃,对方就带他去吃各种小吃,基本上只要他喜欢的事情,对方都会陪着去。

办案人员表示,翁哲毅的名字和身份都可能是假的,他通过“两岸文化研究员”的身份打消赴台学生的顾虑,以便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与学生持续接触、的理由。在这期间,翁哲毅还曾专门请徐飞4人到其家中做客,介绍他的弟弟给徐飞4人认识,这些行为都是掩盖其间谍身份的障眼法,都是为笼络关系。

2013年1月初,就在徐飞即将离开台湾前,翁哲毅单独约了徐飞吃饭,并提出让徐飞回到大陆后帮其搜集一些某大学主办的学术期刊,其中包括《中国公路学报》、《交通运输工程学报》、《建筑科学与工程学报》等公开发行的期刊,并表示只要帮其搜集这些期刊,就会付相应的报酬。徐飞答应后,翁哲毅将徐飞带到一家温泉酒店,并拿出两份文件,其中一份是“愿意为海峡两岸关系促进会服务的承诺书”,承诺书的大概内容是徐飞自愿为“促进会”搜集某大学出版的学术期刊,以及关于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建设、农林、医疗等方面的资料,搜集资料有相应报酬,并且已经收取5000元新台币用于购买设备。另外一份是保密协议,大概内容为徐飞经过培训,已经掌握资料传递的方法,并对搜集资料的事情以及传输资料的方法保密。翁哲毅要求徐飞亲手将文件的内容抄下来,并签上假名以保护自己。

徐飞签完两份文件后,翁哲毅当场付给他5000元新台币,并给徐飞开了一间豪华客房,在客房中教给徐飞如何使用加密压缩软件、如何传输资料等问题,并称用这种方式传资料不容易被发现和拦截。之后双方约定了传输资料的时间、办法等问题。

当日中午,翁哲毅还安排了徐飞与其上级黄某见面,黄某在了解徐飞身份信息以及得知其愿意帮忙搜集资料后便离开,并给徐飞留下1万元新台币“见面礼”。

办案人员表示,翁哲毅让徐飞签署文件、安排徐飞与其上级会面其实是要在徐飞在离开台湾之前完成参与间谍活动的手续,徐飞签署的文件可能成为其被要挟的证据,黄某给徐飞留下1万元新台币“见面礼”是为了让徐飞觉得干这个活赚钱很容易。事实上,翁哲毅要求徐飞搜集的刊物并没有什么情报价值,但他故意布置这种简单的任务,就是为了让徐飞放松警惕,迈出“第一步”,为以后逐步深入发展打下基础。

在温泉酒店住宿的当晚,徐飞对翁哲毅和黄某起了疑心,感觉签订那两份协议有些不妥,便向翁哲毅表示希望将协议要回来。次日,翁哲毅又带徐飞与黄某见面,黄某安抚了徐飞,表示协议可以不上交,但仍会按协议给徐飞支付相关报酬。另外,黄某还提出让徐飞回西安后购买一张“黑手机卡”用于与翁哲毅联系。

饭后,翁哲毅将徐飞送回学校后表示,他需要拿“承诺书”回去报账用,但将已经撕碎的“保密协议”交还给了徐飞。为了打消徐飞的顾虑,翁哲毅还指导徐飞写了一份“无合作关系声明”。声明的主要内容为,徐飞在台湾交流期间所签署的帮助台湾任何机构搜集有关资料的协议终止,在台湾期间与该机构无任何合作关系。翁哲毅告诉他有这份声明在身上,如果以后出了事,可以证明他没有帮任何人搜集过资料,必要时可以起到保护他的作用。随后,翁哲毅在徐飞离开台湾前,帮徐飞购买了台湾特产邮寄回西安,并又给了徐飞2万元新台币。

回到西安后,徐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在给翁哲毅发送完一次资料后,便和对方中断了联系。但随后,国家安全机关侦查人员找到了他。

办案人员表示,赴台的交换生是台湾间谍机构发展的重点群体之一。无论是“大陆新娘”还是“记者”,其实他们的真面目都是台湾间谍,他们之所以以这样的面孔出现,无非就是拉近与交换生的距离,让交换生从内心解除防备。表面上看,徐飞先期提供给对方的资料价值并不高,但台湾间谍机关对这些大陆交换生采取的是“放长线钓大鱼”的策反策略,他们更看重的是这些交换生的家庭背景和就业去向,以便将来暗中培养,并以高额酬金和胁迫手段软硬兼施,要求其长期为台湾间谍人员服务。一旦这些被策反的交换生毕业后进入一些具备较高情报价值的涉密单位,获得一定的职位或者更多的知密范围,间谍人员就会提出更多或更高的要求,那对国家安全的危害将难以估量。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台湾间谍开始通过网络发送钓鱼邮件、微信交友等手段,引诱、拉拢党政军以及科研院所工作人员等特殊群体,达到为其搜集、秘密传递重要资料的目的。

办案人员表示,近年来,两岸文化交流尤其是两岸高校之间的互相交流越来越多,由于大学生缺乏社会经验,比较容易相信别人,大陆赴台的交换生成为台湾间谍组织的重点发展群体之一。

办案人员提醒广大赴台交流的大学生,如果遇到当地人要求搜集大陆资料,并以秘密手段传输时,就应该加以防范,以免陷入台湾间谍人员的圈套。另外,有两岸交流关系的高校也应注意对学生进行防范意识的培养。

国家安全机关提醒广大市民,从事敏感涉密的工作人员要加强个人保密意识,如公民和组织发现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线索,请拨打国家安全机关举报电话12339。

【案例2】

危险的邂逅,附近的“妹子”原是千里之外的台湾间谍

原想在网上找个“美女”,却遇到台湾间谍,并在对方的引诱下泄露了涉密信息。

1971年出生的周伟(化名)是陕西阎良某军工单位职工,负责一些军用装备的装配工作,案发前已经在该单位工作了20多年。

2015年8月中旬的一个周六,周伟到单位加班,中午休息时觉得无聊,便用微信搜索“附近的人”,发现附近200米左右有一名名为“羽晴”的女网友,微信头像很漂亮,周伟以为是工厂里的同事便添加了对方,并和对方聊天。羽晴称,她是厦门人,今年28岁,当时正在阎良出差做市场调研,两三天后就会回福建。

第一次聊天期间,羽晴询问周伟的姓名、工作单位、具体岗位等信息,周伟如实回答了对方。得知周伟的工作内容后,羽晴表现得很崇拜,也很感兴趣,便进一步询问当时周伟正在做什么工作。周伟感觉到自己的工作好像非常吸引对方,出于炫耀,便告诉对方自己正在从事飞机某部件的装配工作,对方提出想看看他的工作场景,周伟便拍了一张某部件的照片发送给对方。对方表示对周伟的工作很赞许,这让他心里非常受用。

周伟表示,羽晴自称未婚,他与羽晴联系主要是看对方照片很漂亮,想和她交个朋友,对方表现出对他工作很崇拜,让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可能会成为吸引对方的筹码,便毫无防备地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工作内容。

从那以后,周伟经常会和羽晴聊天,偶尔还会发一些例如“我喜欢你”、“想娶你”等暧昧的信息。

两人的部分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每次周伟发送暧昧信息时,羽晴均会很有技巧地敷衍,并很快将话题引向周伟的工作。

经过一段时间交流,周伟发现对方对其个人好像并不是太感兴趣,反而一直询问他工作方面的事情,怀疑对方像间谍人员,跟自己聊天好像有特殊的目的,于是周伟将羽晴从微信好友中删除。可过了几天,羽晴又主动添加周伟。周伟质疑对方是间谍,羽晴表示她不是间谍,她只是对周伟的工作很感兴趣,他们聊的内容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在羽晴的安抚下,周伟再次相信了对方,双方再次建立起了联系。

2015年9月,周伟被临时抽调对某军用飞机进行改装工作期间,羽晴多次联系周伟并询问该飞机的数量、新老型号的区别、装备变化等信息,周伟都如实地告诉了对方。同年9月底、10月初,羽晴还询问了其他机型的数量、装配等信息,周伟也都告诉了对方。

办案人员表示,周伟知道他的工作是涉密的,羽晴过度关注其工作内容以及频繁追问军事设备的具体信息,让周伟对羽晴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羽晴坚持自己是做市场调研工作的,周伟在对方的诱惑下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就是与对方随便聊聊天,应该不会泄密,便逐渐放松了警惕。

2015年10月,周伟被国家安全部门控制。国家安全部门发现,周伟在与羽晴聊天过程中,共涉及军用飞机生产、装备信息11条,经相关单位进行密级鉴定,其中4条信息被确定为秘密级。

一次不经意的网上交友,最终给国家安全造成不可挽回的危害。周伟所在单位决定,与周伟解除劳动合同,并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另外,国家安全部门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对周伟进行刑事拘留,周伟也受到相应的刑事处罚。

办案人员表示,周伟通过“附近的人”添加的女网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与他聊天的实际上是远隔千里之外的台湾间谍人员。近年来,台湾间谍通过技术手段将自己的微信、QQ号码的位置虚拟定位到我军工科研单位、重要军事目标周边,通过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网上交友征婚等方式,吸引我目标单位内部人员建立联系,利用女色诱惑,嘘寒问暖,施以小恩小惠来拉近关系,在聊天中套取我军事机密情报。

 

私闯禁区拍摄军事设施,山东一男子网上找兼职落入台湾间谍陷阱

 

维护国家安全,是所有国家机关、社会组织、公民个人的法定职责或义务。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台湾间谍机关觊觎我安全利益的活动从未停止。近期,山东省国家安全机关破获的一起案件,为我们普通人揭开了“间谍”隐蔽而神秘的面纱。

1986年出生的涉案罪犯景木是山东肥城人,刚过而立之年的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现在的他对于当初的所作所为追悔莫及,每当父母到监狱探视他的时候,母亲的眼神让他内疚不安。

事情还要从 2013年说起,当初正在青岛一工厂打工的景木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来电人自称“李永田”,是某杂志社编辑,正在做国内海洋发展的系列专题,邀请景木给他们做兼职摄影师,拍一些周边海港的照片,报酬是每天500元人民币。

因为之前景木在网上也看到过一些人,通过提供新闻素材赚取外快,所以对于这份兼职他觉得问题不大。为了尽快赚取外快,第二天景木便前往青岛某港口拍了几张船舶的照片。

很快“李永田”打来了600元拍摄报酬,同时李永田表示照片太普通,他需要一些“军用船”照片。

就这样,2013年10月的某一天,景木来到某军港周边,非法爬过山上的防护网进入军港内部,历时5小时拍了28张照片,包括军港大门、内部建筑物、公路、标牌等内容。对方对景木的拍摄“成果”十分满意,很快又给他打来了800元人民币。

此后,景木对港口周边山上铁丝网架设情况、港口内部沿途景物、部队建筑物和航母码头站牌等内容进行了拍摄,包括照片20张,视频4段。这次,“李永田”更大方了,很快把4000元人民币打到了景木的账户上。

拍几张照片就能赚钱,景木很是开心。虽然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在金钱面前,初尝兼职甜头的景木对于这种诱惑失去了抵抗力,以至于自己越陷越深,最终不可自拔。

与此同时,“李永田”通过邮件与景木的往来越来越频繁,他不仅指示景木使用境外邮箱传送资料,还教会了景木对照片、文件进行压缩加密。景木还学会了在邮件中使用隐语“大船”、“商品”、“货物”等代替军事情报资料。景木也逐渐意识到“李永田”就是一名台湾间谍。

“我想终止和他的交易,本身可能的确是后怕,觉得这个事不是这么简单。”景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道。

然而面对金钱的诱惑,他还是选择了铤而走险。很快,“李永田”又发来密件,给景木安排了一个新的任务,并说这次任务十分重要。景木按照“李永田”指定的地点前去拍摄,但因当时正赶上冬季封山,虽几次尝试偷拍,最终还是未能成功进入军港。后来“李永田”又多次电话催促,要求景木务必于2014年1月1日某时,到某军港附近观测是否有航母停靠。

连续4天,景木终于寻找到“机会”,他发现靠近海边的一个养殖场恰好能观测到军舰进出的情况,于是便以买海鲜的名义进入养殖场,成功拍摄到了航母码头停泊、军港海域、陆地景物等照片78张。这一次,“李永田”一下给景木打来了12000元人民币。

“兼职”收到的外快越来越多,暂时安全的现状也让景木产生了不知畏惧的侥幸心理,正是这种侥幸心理使他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沉浸在外快喜悦中的景木也彻底丧失了底线和原则,殊不知他早已被国家安全部门盯上,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和牢狱之灾。

2014年4月8日,青岛市国家安全局通过秘密侦查和周密计划,在景木家中将其抓获,当场缴获他用于拍照和发送照片的相机、笔记本电脑等作案器材,以及非法获取但尚未提供给台湾间谍人员的照片97张。

到案后,景木供述了自己为赚取“外快”冒险拍摄军事目标,接受网上加密培训,向台湾报送大量情报资料,并接收间谍活动经费的违法事实。

2014年5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保密委员会对景木涉案情报资料进行了密级鉴定和危害评估,认定景木涉案情报资料为机密级4份。

据国家安全部门介绍,景木非法为境外提供的情报信息,可使敌据此分析研判我军港(码头)重要军事工程、部位的建设使用情况,并为敌提供目标识别、地形匹配和战时精确打击目标指示等信息,对我重要军事设施和兵力行动安全造成严重损害。

2015年3月25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景木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万元人民币。

针对此案件,山东行政学院法学教研部主任、教授李坤轩表示,作为普通公民来讲,要切实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义务。一是要树立总体国家安全观,提升国家安全意识;二是要自觉遵守宪法、法律有关国家安全方面的规定;三是要积极履行协助义务,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

景木的悲剧令人惋惜,他的所作所为不仅给国家安全造成巨大危害,也给他个人和家庭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同时,景木案也让人警醒:刺探、窃密、间谍等活动可能就在我们身边,提高法律意识,抵制金钱诱惑,对境外间谍组织及人员的渗透策反活动,一定要坚决抵抗,及时举报。

青岛市国家安全局侦查员张警官提醒大家,第一,不要轻易在网上泄露个人的身份信息,对于网络招聘、网络兼职,要多加小心。对于有主动通过QQ、微信来申请加好友的人,也要多加注意。第二,如果在网上遇到可疑情况,或者发现有可疑人员,要及时向国家安全机关讲明自己的事情经过,必要时可拨打国家安全机关受理公民公开举报电话——12339进行举报。

维护国家安全,没有“局外人”。国家安全与每个公民息息相关。每一位公民都应该增强国家安全的底线意识,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汇聚维护国家安全的全民力量,共筑国家安全的人民防线。

 

广东三男子受台湾间谍金钱诱惑,搜集军事情报被检方公诉

 

广东国家安全机关9月16日披露,广东三男子被台湾间谍通过网络策反运用,向台湾间谍提供军事设施和重点民用工程涉密资料,日前被检方提起公诉。

广东国家安全机关有关负责人称,目前国际形势复杂,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加紧了对中国的渗透,借助网络,各种新型手段和花招层出不穷,从军事设施到重点民用工程,无孔不入。台湾间谍从未放松通过网络社交,渗透、诱惑、策反和培植大陆情报人员,大肆刺探搜集军事设施相关情报。

2017年元宵节前夕,做过酒店服务员的张达坚(化名)通过一则网上招聘信息,在微信名为“Mr。李”的台湾人处获得了一份“兼职工作”。谈好报酬后,“Mr。李”频频向张达坚布置任务。

先后在多个船厂工作的梁源华(化名)亦是事先在QQ结识昵名“实现梦想”的老板,然后被发展为台湾间谍的情报员;犯案前在广州一家电脑公司做打包工的秦小涛(化名),则自愿做了昵称“美丽花儿”实为台湾间谍的“兼职人”,为其搜集和密报“船讯”。

广州长洲岛上遍布军事设施,其南岸就是某造船厂。张达坚根据台湾间谍机构不断布置的“作业”,不断过江、上岛,四处观察、记录。他过渡到长洲岛新洲渡口、鱼珠码头等地观察记录一百多次后,就按照“上家”的新派任务前往长洲岛下游观察。差不多同期,梁源华去长洲岛和龙穴岛观察和记录了两地船厂内造船和泊船情况;秦小涛用手机和笔记录了长洲岛各大码头军舰停靠等情况。

他们分别避开大众常用网络平台和邮箱,通过所谓“安全”渠道,向自己背后那位“看不见的主人”及时报送在黄埔和南沙等地获取的信息和情报。

一个个重点民用工程也成为了台湾间谍的目标。这些重要基础设施一旦数据参数泄露或遭到破坏、丧失功能,将会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国计民生和公共利益。

长达7公里的黄埔大桥位于珠江主航道上方、长洲岛和东江的汇入口之间,是一座大型斜拉索桥,为京珠高速广澳段的控制性工程之一。

张达坚详细记录了大桥经纬度位置、建筑外观、运输流量、周围驻军等情况;又先后前往广州市火车南站、从化蓄能水电站等交通能源设施观察和拍摄,主要关注地形地貌,基础设施的外观和内部结构、功能发挥、周边驻军等实地情况。

按照台湾间谍的要求,张达坚还不失时机地搜集了2017年广州《财富》全球论坛的大会安保情况。

秦小涛(化名)也在加紧完成全面搜集广东能源、科研等研究性资料和信息的增派“作业”。他在完成码头观察任务后,想方设法搜寻机电、煤炭、化工、贵金属等方面的研究性文献书籍,先后向台谍提供有关资料约100份。

与此同时,身在广州工作的揭阳“90后”青年冯青峰(化名)也被台谍“詹姆斯”雇佣,前往湛江调顺岛电厂,按要求对6个目标进行了观察和拍摄;还对附近的中粤能源有限公司、中交四航三公司实施拍摄;随后又按“詹姆斯”要求拍摄当地海关和政府车辆。

几位“窥探者”分别通过指定传输网络,及时报送给了各自背后的“暗眼”,分别从中获取二万元至九万元不等的酬金。

在金钱的驱使下,他们明明看到有禁止拍摄的禁令,明知违法,并明确判断对方是间谍,还是没有悬崖勒马。

经有关部门鉴定,张达坚向境外提供的资料为机密级1项,秘密级1项。秦小涛向境外提供的资料为机密级1项,秘密级1项。梁源华向境外提供的资料为秘密级1项。

日前,检方依据刑法相关规定,对张达坚、秦小涛、梁源华三人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广东国家安全机关有关负责人表示,民众要自觉抵制各种诱惑,自觉提高警惕,提高反“渗透”、反“策反”的鉴别能力、判断能力和抵御能力。民众如果发现了间谍嫌疑人员或者线索请立即向国家安全机关举报,国家安全机关举报电话12339,国家安全机关举报网站:www.12339.gov.cn。

来源地址:拍摄军用机场、用虚拟定位在军工单位布设“附近的人”……多地公布台湾间谍案



图片

Contact ME